华彬旗下果倍爽使用过期主剂、包材?知情人士:授权已到期

来源:新浪财经 | 2022-09-20 13:26:41 |

原标题:前员工实名举报!华彬旗下果倍爽使用过期主剂、包材?知情人士:真实情况更复杂

华彬的经销商,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。

实名举报:儿童饮料用过期原料?

昨日,一份关于华彬旗下果汁饮料品牌——果倍爽的实名举报视频流传于业内。

视频中,一自称华彬快消品集团旗下百仕欣(北京)饮料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百仕欣北京)前员工的男子表示:作为一家生产儿童饮料——德国品牌果倍爽的公司,百仕欣北京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主剂(糖浆以外的预先配好的混合液)和过期包材。

上述前员工在视频中陈述,2017年,他曾发现德国进口的原料主剂出现过期现象,但公司并没有做销毁处理,而是继续生产成本饮料成品卖向市场;此外,在该批次产品的生产过程中,公司还使用大批量的过期包材——铝箔袋。2021年7月,他已经到北京市怀柔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,并带领该局工作人员到百仕欣公司现场查获未使用完的包装袋。随后,怀柔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做立案处理。

在和快消君对话时,他再次强调,本视频属实名举报,如有虚假愿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对上述情况加以重视,一查到底。

只是,如今已时过境迁,该男子的举报初心难免招来非议。然而,“其动机不影响其举报,如果内容属实,没有法律风险,这是公民的权利。”上海锦坤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徐宝同说,“如果举报内容属实,举报所涉及的华彬集团以及关联公司轻则受到食药监局的处罚,甚至吊销执照;重则可能涉及刑事案件。”

工商信息显示,百仕欣饮料(北京)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11日,注册地位于北京市怀柔区雁栖经济开发区雁栖北二街18号,法定代表人为严丹骅(严彬之女,同时也是华彬集团执行董事)。该公司由华彬国际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100%持股。

公开信息显示,果倍爽是一款立直袋装的儿童果汁饮料产品,品牌所有方是德国维尔德集团。2002年,汇源集团曾将该产品引入中国市场,将其命名为“佳必爽”并推出了多款儿童果汁饮料;不过,该产品因一次“篡改生产日期”的食品安全事件后逐步被渠道商抛弃,最终在市场上销声匿迹。

2013年,华彬集团与德国维尔德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关系。次年,华彬集团成立了百仕欣北京,负责果倍爽在中国内地市场的生产、销售和运营,并在北京投资2.5亿元建立了果倍爽生产基地。此后,借助华彬红牛的渠道,果倍爽顺利进入一二线城市的大卖场、超市、便利店等。

不过,和当初汇源操盘时类似,该品牌在国内市场的发展并不顺利。虽然按官方口径,2015年果倍爽实现营收2.31亿元,作为一款新品足够亮眼;不过,多位经销商表示,2.31亿元销售额并非真正被市场所消化,其中一部分只是从厂家仓库转移到了经销商仓库当中,并从终端下架后又回到了厂家仓库,最终以促销或赞助的形式进入市场。

在经历了此番“尝试性推广”后,2016年,百仕欣大胆地为果倍爽定下了200%的增长目标,年销售计划为6亿元。不过,此后华彬集团再未单独披露果倍爽的销售数据。而据华彬的内部员工及经销商估计,由于产品定价太高以及儿童饮料市场增长缓慢,果倍爽的整体销售额一直没有明显成长。

知情人士:果倍爽授权已到期

几年,伴随着红牛品牌官司的不断拉扯,业内对于果倍爽“接班”红牛成为华彬业绩增长点的期待,却在逐渐降温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上述举报不可冒然全信,但或是空穴来风、事出有因。深层次的原因,来自于果倍爽的销售情况一直难言乐观,或者说是不符合预期。

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华彬集团并没有和德国果倍爽续约,目前该品牌是德方自己在操作。具体来看,从今年4月1日开始,国内市场上销售的果倍爽产品都已是进口产品了。他还表示,“目前消息还没有对外。”

对于该消息,一内部人士告诉快消君,“果倍爽按照华彬的最初设想应该能做起来,便要求所有渠道都卖,计划销量哗哗上去,但结果事与愿违……发展到今天,连华彬都没有信心做下去了。”

事实上,渠道端也有相似反馈。一华彬经销商告诉快消君,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代理果倍爽产品了,理由是“完全卖不动”。另还,有数位终端商户向快消君反馈,当地超市果倍爽常常卖到过期都卖不出一件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快消君留意到,在维权上,关于果倍爽产品临期或过期的投诉并不少见。

例如,在黑猫投诉【投诉入口】上,一消费者表示,“2022年8月25日在电商上购买了果倍爽饮料,销售页面也表明了保质期到今年十月份。不过,消费者在8月27日收到产品品尝后便发现味道和之前不一样。消费者在查看日期后发现,该产品是2021年5月30日生产的,按照12个月保质期来算已经过期了三个月。”

无独有偶,在更早的时间节点上,有另一消费者表示,“2021年8月份购买的他们家饮料,当时没注意,最发现他们发货的饮料上面生产日期到2021年十月就过期了。商家配送马上要过期的东西,欺骗消费者。”

这,或许是果倍爽动销不畅的部分观呈现,也可能如知情人士透露的——“华彬已经没有果倍爽了,在处理库存”的结果。

有意思的是,以上种种看起来是果倍爽的市场表现不如华彬预期,不续约倒也算“减负”了。可华彬集团还流传着一个“八卦”——德方不再续约,是嫌弃华彬运营不佳。

华彬集团:还有多少牌可以打?

在华彬集团相关的品牌授权到期后,“红牛”品牌使用权之争也愈演愈烈。在商标授权“变数”不可避免时,华彬集团希望尽快打造出可以代替红牛的产品。而在红牛官司进入长期拉扯的当下,失去果倍爽,对华彬而言可能并非甩开包袱那么简单。

事实上,除了果倍爽,引进唯他可可也被业内认为是华彬集团要缔造“第二个红牛”的另一无奈之举。不过,和果倍爽为代表的儿童果汁饮料相似地,椰子水在国内始终没有发展成为主流饮品。

一业内人士表示,椰子水难以畅销,一方面由于单价较高,另一方面其风味可能让大部分嗜甜的中国消费者不能接受。此外,我国的椰子原料基本由椰奶生产企业把持,这导致了椰子水产品主要依赖进口。这不仅进一步增加了生产升本,推高了产品售价,还给经销商带来了不小的库存和动销压力。

凭借华彬集团强大的销售渠道以及营销策略,唯他可可在国内市场很快站稳脚跟,并将货铺到各渠道。不过,两年,有关唯他可可的消息却越来越少。2019年5月,华彬集团披露,唯他可可在椰子水品类市场占有率维持在68%-75%。之后,唯他可可和华彬再也没有对外披露过该产品在中国的销售情况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上周,曾有消息指出,深圳国际仲裁院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50年协议所涉及的严彬、许书标等5人的签名字迹进行鉴定,而根据司法鉴定结果,严彬、许书标等5人的签名字迹为真。业内人士分析表示,在商标权属案华彬方终审败诉的情况下,“50年协议”成为华彬方要求继续经营红牛的唯一“救命稻草”。因此,坊间认为,该鉴定结果或许意味着红牛官司将迎来转机。

不过,对此,天丝集团表示,“50年不管真假,都从未生效也未被实际履行,不具备法律效力。”另外,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,无论官司结果最终如何,马上第四季度了,此番造势对于华彬安抚经销商和下阶段压货都有所帮助。

可以说,在战马暂时没有展现出全盘接班红牛的能力、其他饮料品类更是不温不火的当下,华彬或许还得靠着这罐红牛来维持集团的生计。或许2028年1月2日代理到期的VOSS矿泉水,会成为华彬接下来几年的一个业绩闪光点吧——毕竟连雪王都开始卖水了。

针对“前员工举报百仕欣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主剂和包材,已被北京市怀柔区市场监管局立案”以及“华彬集团尚未续约果倍爽品牌,从今年夏天开始该品牌已经是德方自己在操作,和华彬已无关联”两个消息,快消君已向华彬集团相关负责人发文求证,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具体回应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关键词:

备案号:粤ICP备18023326号-41 联系网站:85 572 [email protected]